Introduction | Faculty Research | Talent Cultivation | Social Service | Publications
 
 
 

研究生招生

  研 究 动 态
  国 经 论 坛
  近 期 活 动

以外汇储备增加资源储备

发表日期:2013-11-22


 


夏 斌

2006-12-31

      20061226日,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透露,中国将建立矿产资源储备制度,利用外汇储备增加国家战略性资源的储备。

  这是高层领导人就我国外汇储备用途的最新发言,指出了外汇储备用途的又一方向。

  作为全球外汇储备第一大国,中国超万亿的外汇储备一直是2006年不亚于股市的焦点话题之一。巨额的外汇储备及其持续快速增长带来了更大的人民币升值压力和更为泛滥的流动性,在给国内经济带来很大压力的同时,也为一些国家提供了压制对华贸易的口实,造成对外经济贸易摩擦的导火索。

  促进国际收支平衡是2007年我国宏观经济管理工作的一大目标。如何拓宽外汇储备的运用范围,调整外汇储备管理体制,并寻求解决国际收支失衡的系统办法?20061229日,记者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

  夏斌认为,解决外汇储备存量和增量的问题,需要综合对策,绝不仅仅是人民币升值,应综合运用5种手段解决外储的存量和增量问题,把超额外储尽可能花出去,做好外储的战略投资,不仅局限于金融投资领域,更要进行石油、黄金等物资及先进设备、企业股权的投资。

  国际收支失衡是宏观经济核心问题

  《21世纪》:200612月上旬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着重指出,必须把促进国际收支平衡作为保持宏观经济稳定的重要任务,这反映了国家宏观经济管理的新动向。你认为国家何以把国际收支平衡提到如此高的地位?

  夏斌:目前我国宏观经济中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投资过热、货币信贷投放过快、国际收支失衡。从根本上讲,这三大问题都是由国际收支失衡引起的。货币信贷投放过快导致投资过热,而货币投放过快又是由于外汇储备的增长过快。国际收支失衡和外汇储备过多已成为当前宏观经济管理中的焦点问题。目前,我国外汇储量已超过1万亿美元,据国际组织预测,今后四五年内仍将维持1500亿-2000亿美元的增长局面,这是宏观经济管理和调控的难题所在,给我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带来了挑战。

  当前经济的核心问题是对外失衡,为了克服外汇大量流入给宏观经济造成的不利影响,央行不得已在负债方频繁进行调整,以对冲外部失衡对我国经济、金融形势的影响。目前,央行票据余额已达到3万亿元,银行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也已达到9%,虽然对冲还有一定余地,但不可能长期持续。

  五字诀

  《21世纪》:未来国际收支失衡的改善,将通过哪些手段得以实现?

  夏斌:我仍坚持过去曾提出的观点,解决外汇储备存量和增量的问题,需要综合对策,而绝不仅仅是人民币升值。概括起来为五个字:改、疏、堵、冲、内。

  具体来说,首先,就是要进一步改革汇率生成机制,做多品种,做大外汇市场,生成更大的缓冲空间。但在目前的世界经济格局下,汇率对国际收支失衡的调节功能在弱化。世界经济失衡是过去20年间全球生产与服务分工格局变化后,相关国家政策调整滞后和利益博弈的产物。对我国来说,改善国际收支状况,要对很多政策进行调整,而不仅仅是汇率政策。汇率机制要改革,但近期内不可能达到彻底的市场化。

  其次,尽管美国财长主观主张强势美元政策,但从近期看美元贬值是趋势。我国的外汇储备过多,存在贬值的风险,也就意味着机会损失。因此,超适度的部分要花出去,要,要藏汇于民,藏汇于企业,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鼓励老百姓境外投资。

  而在的方面,无助于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管理的资金应尽可能堵在外面,为此,国家的开放政策要进行调整。目前,相关政策纷纷出台进行调整与引导。比如,改变出口导向型的外贸政策,不支持高污染高耗能工业的进入;抑制不讲政策条件的招商引资;放慢境外上市的步伐,更多H股回归,A+H渐渐受宠;取消对外资税收和其他生产要素的过度优惠。同时,不应该进来的、违法违规的外资要加大力度去查。目前对违法违规资金查得并不彻底,有些隐性外债和贸易项下的外汇,都没有很好地管住。特别是在短期外债管理方面,几个部门间存在协调的漏洞。

  至于,对冲还可以做,存款准备金和票据公开市场操作还有空间,但长期下去是有难处的。

  最后,是指改进国际收支失衡最根本是要发展内需、改善财政支出结构,这涉及收入分配、农民工、医疗、卫生、教育等各方面的政策改革。这些都要加紧进行。

  7000亿美元外汇储备已足够

  《21世纪》:在您看来,这么大的外汇存量,如何花费?

  夏斌:我认为,在世界游资充斥下,一是要看好中国的金融国门,二是基于看好国门,即基于汇率、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外资金融机构准入循序渐进的开放前提,当前7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已经足够。超适度的外汇储备应尽可能去花。

  为了实现外汇储备的保值,国家在满足防范金融风险、稳定汇率所需的外汇流动性、满足一定的金融资产投资收益后,应进一步考虑满足国家长远的经济战略收益。除金融资产投资外,还可进行石油、黄金等物资以及先进设备、企业股权的投资。如果能实现这方面战略利益而不去实现,就太幼稚了,太书生气了。要看到这背后是国家利益间的博弈,而不是纯理论推导。

  花多少外汇,怎么花,花的过程中各种产品、物资和股权怎么分配,这没有必要公开讨论,具体操作应该由发改委、财政部和人民银行等有关部门共同研究。

  外汇战略投资是重大机遇

  《21世纪》:实现外汇保值,并为国家长远经济战略服务,是否意味着应更积极主动地改革外汇储备管理制度?

  夏斌:要实现上述意图,国家的外汇储备管理制度自然要进行改革,要分离汇率管理职能和战略投资职能。应该在大体测算国家适度外汇储备的基础上,涉及抵御金融风险、与汇率管理相关的适度外汇储备继续由央行管理,超适度的外汇逐步交由财政部或设立专门的投资机构管理。在这方面,可以借鉴韩国、新加坡的经验。

  由于国内欠缺经验和人才积累,国家领导担心境外战略投资的安全性,因此境外投资的先期步伐不要太快,可以先搞试点。比如,在国家经济形势好、财政收入增长快的时候,财政部发一批人民币特种债券,从市场上回收5000亿人民币,到人民银行买外汇,然后拿外汇到境外参股企业,买重大设备和战略物资。这样既减轻央行对冲压力,又增加国家持续竞争力。

  为此,国家可以改组中央汇金公司,使其从央行独立出来,或成立专门机构,充当海外投资的主体。因为外汇战略投资功能由现有汇金公司和央行的人才去承担,确实有些力不从心。

  抓紧时间用好外汇的战略投资是我国在经济崛起中面临的重大机遇,我们应该明白,真正暗中担心、着急的不应该是我们,而是海外相关方。而我们关注的是管好金融国门,壮大实力,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