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duction | Faculty Research | Talent Cultivation | Social Service | Publications
 
 
 

研究生招生

  研 究 动 态
  国 经 论 坛
  近 期 活 动

研究老概念-运用新视角——推进天津滨海新区金融改革

发表日期:2013-11-22


 


夏   斌

2006-11-24

      中国金融改革的试点,从80年代初的深圳,到90年代初的上海浦东,现在到了天津滨海新区,都是同一个金融改革与开放的老概念。但是,在中国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在世界经济不同的发展阶段,应该说,赋予中国金融改革试点城市,具有不同的意义和要求。

  研究同一概念背后的当今海内外经济环境,可以说有三点需要引起国人关注。

  第一,在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下,本世纪初开始的美国低利率政策和双赤字政策,再加上日本经济10年低迷中的低利率政策,导致今天世界流动性泛滥,全球成千上万个对冲基金、投资基金,在全世界各地金融市场和商品市场上寻找猎物,企图赚取高回报。如此规模的资金流动压力与5年前、10年前已不能同日而语。

  第二,上世纪80年代初甚至90年代,尽管海外已经感叹中国改革开放的速度与成就,但仍对中国经济的总体实力以至一系列改革措施,几乎可以不屑一顾。今天,中国经济实力名列世界第四,外汇储备世界第一,中国的经济发展对世界经济秩序的影响力,一方面已引起部分海外人士对中国和平发展的怀疑、警惕甚至有抵触情绪,产生了针对中国的汇率战不断,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另一方面,海外大量资金又纷纷企图流入中国,购买中国的明天,豪赌中国的明天。这也是过去未曾有过的。

  第三,上个世纪80年代甚至90年代,尽快吸引外资,几乎是金融改革开放的主要议题。今天,在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格局下,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呼声此起彼伏。同时,国内环境资源问题突出,外汇储备不断增长,相对于GDP的增长,30多万亿人民币而且还在快速增长的货币供应压力越来越大。如何提高外贸的增长方式和吸引外资的质量,是今天金融开放中的新命题。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加上中国资本项下的逐步开放和金融机构准入的开放,考虑天津滨海新区的金融改革试点,自然又增加了改革试点的难度。因此,我们不能一味在扩大资金数量上打主意。金融改革与创新要有新的视角。先行先试要配合国家宏观调控战略和资本项下有限度开放的原则,尽可能采取各种措施,重点激活国内的金融市场,多试点、出经验。

  我的建议,简单而言:

  第一,深圳、上海目前已经推出的,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金融改革与创新政策都可以推行,都可以实施。

  第二,中国的金融市场不缺钱,因此,先行先试应该重点放在促进国内储蓄向投资的有效转化上,开发一系列新的工具,培育机构投资者,完善融资体系,例如:投资基金、私募基金、综合经营、整合金融机构现有资源,等等。

  第三,按照市场经济的方向,在与现有外汇管理制度不冲突的前提下,在国内先行先试各种有利于资源配置的市场化制度,逐步取消一系列有碍金融资源市场配置原则的行政审批制度,例如,呼吁中国证监会对天津滨海新区上市公司的上市审批权,试点下放深、沪交易所审批。呼吁发改委、中国人民银行对天津滨海新区企业长期债券、短期融资券的发行审批备案制度下放天津有关部门,实行更市场化的准入制度。

  第四,不要一味在形式上追求建设金融中心,中国大力发展现代金融服务业,要重视金融机构的引入,更应发挥后发优势,重视金融IPO业务,天津应与刚刚起步的上海、大连等城市共同努力,为提高中国在世界上发展现代金融服务业上作出贡献。

  第五,在开办离岸金融业务和设立市场交易机构的同时,与深圳交易厅相呼应,探索设立股票离岸市场,吸引境外企业在天津上市,按照离岸市场的游戏规则,限定境外投资者参与,扩大天津金融服务业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