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duction | Faculty Research | Talent Cultivation | Social Service | Publications
 
 
 

研究生招生

  研 究 动 态
  国 经 论 坛
  近 期 活 动

中国经济未来增长蕴含四大潜力

发表日期:2013-11-22


 


     夏  斌

2012-11-30

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成绩喜人。展望未来,从纯经济逻辑出发进行分析,中国仍然可以在世界大国经济体中保持相对高速增长。因为中国经济未来增长有四大历史性机遇。

第一是高储蓄率。尽管人口老龄化矛盾凸显,但是从大国经济体比较分析,中国国民的储蓄率仍然很高,储蓄率高意味着有建设资金,而有建设资金意味着有投资增长的空间。

第二是城镇化和工业化。从全国范围来看,城乡差距还很大。而要缩小城乡差距,需要进行大量投资。与此同时,更多的老百姓在社会保障得到健全之后,他们的消费能力将大大的提高。

第三是全球化。30多年来,我们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因为坚持走改革开放的路线。也就是说,从经济学角度来说,我们搭上了这一趟全球化的列车。危机之后,投资贸易保护主义在一些国家兴起,但我认为,只要世界大国政治、经济格局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反对全球化只是一些噪音。也就是说美国由于其国家战略的需要,还是会推动全球化。因此,我们要深入全球化、参与全球化,这仍然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在因素之一。

第四,要进一步转化生产发展方式,从根本上提高效率和产品质量。

我们在看到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的同时,也看到当前中国经济面临很大的困难和挑战。

第一,人口老龄化问题严重。第二,环境资源遭到破坏。第三,面临全球化的挑战。美国的国力正在慢慢衰退,这期间会产生很多的矛盾和问题。对中国来说,可能会产生更多的负面影响。这是中国稳定增长中不得不面临的困难。目前,国际上的核心货币仍是美元,而未来,全球的汇率、全球的货币制度如何衍变,在中国经济崛起的过程中,我们不得不保持非常冷静的头脑。第四,中国目前不平衡的经济结构是不可持续的。我们一方面要慢慢改善外部的经济秩序,另一方面从内部来说,如果不改革,中国很难避免进入中等收入的陷阱。言外之意,收入分配不公问题得不到解决,经济增长的幅度就下来了。

有很多学者用中国奇迹、中国道路、中国模式总结过去中国30年,我更愿意用中国故事总结过去30年。我们过去的30多年,中国故事作为上集演得非常精彩,而下集能不能演好,取决于改革,没有改革就没有出路。要改革就得面对现状,解决好贫富差距、收入分配、城乡结构、金融改革、国企垄断等一系列问题。因此,我们需要进行全面改革,并进行通盘考虑。

以城镇化为例。所谓城镇化不仅仅是指户籍改革,一旦农村户口变成城市户口,那么,孩子上学、社保、医疗等都要和城市市民一样对待,这意味着地方财政、中央财政要出资。因此让农民进入城里,意味着政府要出资建立社会安全网。而让农民可以在城里住下来,他要买房子,同时煤气、燃气、地下管道等的基础设施建设也要跟上。这意味着需要有大量的财政资金,如果财政没有钱,就要通过民间资金来投资,这意味着非公36的落实需加快步伐。而民间资本要进行方方面面的投资,又涉及到投资的改革,以及国退民进等问题。所以,城镇化是结果而不是原因。只有通过一系列的改革,才可以产生城镇化的结果。因此我们要全面的改革,又涉及到通盘考虑,谈何容易。

在这样的背景下看明年的经济,我认为明年从总体上来说还是压力比较大的一年。简单来讲,由于改革的滞后,或者是有一些改革措施效应发挥的滞后,以及明年欧洲和美国的经济局势的发展还不明朗,因此今年经济上存在的问题还会延续到明年上半年。这些是我们要认真面对的,因此从明年来说,稳住增长,但是又不能期望太高,增速基本在7%-8%的水平。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政策取向是什么?我个人认为,第一,货币政策仍然是谨慎的、中性的,以此保证实体经济的稳定增长。

第二,财政政策仍然是积极的,但是因为财力有限,社会安全网络要建立,有一些地方财政的风险和部门的风险,不能不重视。在没有重大改革出台之前,我认为财政没有更多的能力来大幅度地进行投资。

第三,不要用炒股票的思维来预测今后的房地产市场;不要用房地产本身前几年的经验模式和数据来看全国的房地产市场;也不要用海外几十年、几百年的指标来比较中国的房地产业。因为制度在变化,以后有一些变量自然就会变化。

第四,展望明年,对于结构的调整,对于内需的刺激,特别是以消费为主导的内需刺激,我相信这方面的动作会加快。当然这还会涉及到新的非公36

如何推进,新的社会安全保障网络如何建设,我们的经济结构调整如何进行等。所以,对结构调整,我们在十八大之后应该抱有更多的期盼。

第五,在土地制度方面,如何解决弱势群体问题,解决农民的贫穷问题,我们期望着在这方面可能会有更快一些动作。

第六,在国退民进这方面,我们要推动方方面面的改革。但是我也不期望明年可以在国退民进的问题上做出通盘的制度安排。因为这个问题本身在意识形态和理念上还存在不同意见,但是我相信这个趋势是不会变的,希望通过策略性的解决来推动。从当前财政收入不足的角度,为了解决系统性风险的问题,为了解决融资平台的风险问题,提高国企分红比例,出售一点股份,可能能做到一点。此外,中国经济的结构调整,必须要加快新的非公36,就是放开民营企业对各行各业的投资,除了国家宪法不允许的个别行业之外。因为现在经济在下滑,要寻找新的增长点,必须要鼓励民间投资,以此来间接地、策略性地、逐步地实现国退民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