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duction | Faculty Research | Talent Cultivation | Social Service | Publications
 
 
 

研究生招生

  研 究 动 态
  国 经 论 坛
  近 期 活 动

重新审视美元“滥发”下的全球再平衡

发表日期:2013-11-22


 

夏斌

2012-11-30

美元滥发的政策是一场赌博,而国际社会最担心的是美联储向金融市场注入的资金不会进入美国的实体经济,而是流入海外市场,形成一些国家的资产泡沫。

  全球再平衡问题,是整个世界经济结构调整的问题,必须是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等相关国家,一起肩负起各自的责任,通过促进各国自身经济结构的调整,来促进世界经济结构的调整。但是,要充分认识到,在这一过程中,谁调整时间越快、越全面,谁就越主动。

  中国近年来一直坚持扩大内需,寻求内外平衡的发展。事实上,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已意识到中国是一个大国,经济发展必须以国内消费为主。最近确立的十二五规划的总体方向和战略任务也明确了,在今后5年中,要把内需特别是国内的消费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中国在再平衡过程中,首先要想尽办法加快调整。

  能不能把居民消费率作为一个约束指标,提出每年提高12个百分点的目标?现在靠收入分配改革等措施,估计可能不会尽快启动中国的居民消费,怎么办?同时,政府手上拿了17万亿的优质资产,中国移动、中石化、工商银行,这么多的国有资产,能不能逐步地出让一部分好资产给那些有钱炒房地产、没地方投资的中产阶层,卖给他们,把国有资产存量盘活,政府出让股份换得的现金,集中用于救穷人,如改善社保体系,搞补贴,支持农民,扩大消费。要想尽办法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现在的问题是穷人想消费,没钱消费,而中国的主体消费是穷人消费,要想尽办法让他们消费。

  其次,需要着力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我们必须抱有持续的、渐进的态度来改革国际货币体系,同时在改革过程中不能让全球化趋势中断。

  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非常重要,但最大的阻力是美国。总结欧元的产生背景,我们只能退而求其次,先让目前美元主导的货币体系逐步过渡到多元化的货币体系。现在,欧元区在发展,亚洲的货币合作在发展,拉美的货币合作在发展,互相发展,彼此制衡,慢慢往前走,这是历史的必然选择。在这个过程中,大前提是必须要保证全球化趋势不中断,国际货币体系才能逐步地、渐进地推进。

  再次,人民币国际化尚有空间。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国际化是应对当今世界有缺陷国际货币体系的一项重要战略任务。但是人民币国际化又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核心思路有三条:第一,要想办法让人民币尽快走出去。第二,创造一个离岸市场,在离岸市场上让人民币存款、贷款、投资,使各种金融业务活跃起来。第三,全世界愿意拿人民币,是基于能享受中国经济增长的好处。因此,中国政府必须开设一定的管道,通过离岸市场,人民币回流到境内,比如说用QFII的渠道、中国机构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帮助海外人民币持有者投资境内,同时进一步向海外人民币放开中国债券市场,而不是股票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