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duction | Faculty Research | Talent Cultivation | Social Service | Publications
 
 
 

研究生招生

  研 究 动 态
  国 经 论 坛
  近 期 活 动

中国宏观调控如何应对美联储QE4?

发表日期:2013-11-22


 


    夏斌

2012-12-27

美联储推出第四轮量化宽松政策,中国将如何应对?作为宏观调控重要手段之一的货币政策,2013年又将如何选择?审慎的调控政策能否抑制输入性通胀的危险?

北京时间1213日凌晨,美联储麾下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宣布,00.25%超低利率在失业率高于6.5%,并且未来一两年内通胀率预期不超过2.5%情况下将保持不变,推出第四轮量化宽松(QE4),每月采购450亿美元国债替代扭曲操作(OT),加上QE3联储每月资产采购额为850亿。

美联储在会议声明中首次指出,只要失业率高于6.5%,通胀率在未来一两年时间里较FOMC2%长期目标高出不超过0.5个百分点,0-0.25%的超低利率政策就不会改变,这与此前多次延长超低利率政策的持续期限形成了巨大反差。

此前,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将推出所谓QE4,而每月购债额度将与即将到期的OT相当,即约450亿美元。与今年9月预测联储将推出QE3一样,事实表明市场的这一预期非常准确。

美联储推出第四轮量化宽松政策,中国将如何应对?作为宏观调控重要手段之一的货币政策,2013年又将如何选择?审慎的调控政策能否抑制输入性通胀的危险?

2013年,中国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可能仍然是在稳增长与调结构的纠结之中、平衡之中。面对这样一种状况,在政策取向上,我认为,货币政策仍然是谨慎的、中性的。作为官方语言,也就是可能还会用稳健的货币政策。

对于国内的经济数据,大家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底部运行结束了,经济就要大反弹,另一种则认为中国经济进入了正常的发展轨道。我个人更倾向于第二种观点。

这里的正常,是相对于我们常说的中国经济不协调、不可持续的状况而言的,中国经济真正进入了结构调整阶段,开始出现结构调整中健康发展的好苗头。对于增速下降,人们有着很多担心,比如石油问题、银行体系崩溃问题等,但是目前看来,人们担心的这些问题并没有出现,中国经济正在步入健康发展的轨道。

但是,由于目前的经济结构调整才刚刚开始,一些指标的改善还仅仅是苗头。从制度层面看,结构调整还没有形成固定的气候。多方面积累的一系列问题与矛盾,加上改革的滞后,2013年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

具体来说,全球经济仍然低迷,出口仍然存在很大压力。我们在出口问题上采取了各种稳定出口的措施、多元化的措施,但是需要过程。从投资来看,原来以政府为主导的投资模式也不可持续。政府的财力有限,特别是速度下来之后,财政收入的状况更能说明问题。

同时,收入分配的改革方案还没有出来。我认为即使进行收入分配改革,在美国危机之后中国出口大量减少的大环境之下,通过进行收入分配改革来弥补过去减少的出口,这可能很困难。真正提高居民消费率还需要除收入分配改革之外的硬措施。

因此,我认为,从这些角度讲,经济困难,在明年,起码是明年上半年,仍然存在。明年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可能仍然是在稳增长与调结构的纠结之中、平衡之中。

面对这样一种状况,在政策取向上,我认为,货币政策仍然是谨慎的、中性的。作为官方语言,也就是可能还会用稳健的货币政策。言外之意,保持中国实体经济合理增长的货币需求是必然满足供应,在这个情况下掌握货币调控,至于说微调、预调、灵活性和机动性,要配合各方面的改革,包括金融开放中间汇率、资本项下改革、人民币国际化进行通盘考虑,进行协调改革。而财政政策则依然会是积极的。但因受制于财政收入的减少、财力的有限,不太可能实施更大力度的政府主导投资。

关于房地产调控,我认为坚决打击投机炒房,加快社会保障房建设的方向绝对不会变。行政性的限购政策什么时候退出,我个人认为这取决于投资的替代和稳增长的状况。所谓投资的替代,就是说在打击投机炒房之后,为了保持合理稳定的增长,如何加快新非公36条的落实、如何加快民营资本进入各行各业的投资,进而推动中国的投资增长、推动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这一点可能是最关键的。

国退民进是必然的大趋势,但我并不指望2013年能够完全实质性地对国退民进做出全面安排。我只是寄希望于在策略层面上,通过以下两条措施来加快国退民进的进程:第一,加快非公36条的实质性落实。因为如果真正加快了非公36条实质性的落实,自然在国企、民企问题上,国企意味着往后退;第二,通过进一步提高国企的分红比例、通过部分出售国有企业的股份来直接解决社会安全网建设中的财力不足,来直接解决可能出现的地方融资平台存在的风险与压力。通过这两个直接解决来间接实现部分国企的国退民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