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duction | Faculty Research | Talent Cultivation | Social Service | Publications
 
 
 

研究生招生

  研 究 动 态
  国 经 论 坛
  近 期 活 动

针对美国政府滥发货币的中国对策

发表日期:2013-11-22


 

夏斌

2011-02-28

20116月底前,美联储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将通过购买国债向市场投放6000亿美元。这是美国只顾本国利益,不顾世界经济稳定的一种行为。该政策意图,旨在本国储蓄率难以迅速提高的情况下,加大国内投资力度,降低房市风险,寻求经济复苏。但是客观上,在国际金融市场一体化环境下,大量的资金将流向经济增长较快的新兴国家,会给这些国家和地区的通胀或资产泡沫形成很大的压力。美国宣布该政策后,全球股市即大幅上涨,原油、大宗商品涨幅更明显。2010119日,12月到期的黄金期货价已突破1400美元。

美国滥发货币同样对我国经济形成重大的不利影响。一是热钱流入量增加,加大资产市场泡沫风险。二是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输入型通胀压力增强。

二战以来,世界曾出现两次全球经济严重的失衡及其调整。前一次带来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和滞胀,后一次则是造成日本及新兴市场国家此起彼伏的危机。这次世界经济再平衡的出路,最佳途径理应是中美等相关国家加快结构改革。但是,美国出于政党选举等政治考虑,迫不及待,想借助其金融霸权优势进行强制性调整。就此对我国而言,一是不能被表象所迷惑,陷入其挑起的金融政策争议之中,而应始终不渝地坚持将主要精力放在发展方式转变和结构调整上。二是应充分认识到,结构调整速度越快、越彻底,对宏观经济稳定就越主动,越不易受世界结构调整迟缓的不利冲击。为此,我国一方面应不顾目前世界经济之乱象,集中精力,埋头自身的结构调整工作;另一方面,针对当前美国又一次滥发货币现象,应采取以下对策:

一是团结世界各种力量,共同应对新一轮的世界流动性泛滥。借IMF近期认可对短期资本流动采取必要管制措施之势,呼吁新兴、发展中国家,对跨境资本流动共同或分别采取相应的管制措施;呼吁G20或其他国际组织应尽快完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增加应对国际游资跨境流动及降低金融系统风险的举措。

二是进一步加强我国的资本账户管制。在当前国际货币体系下,非国际储备货币国家应对储备货币国滥发货币的政策空间是有限的。必须进一步加强为多数国家能接受的资本管制政策,加大查处力度,公布于众,在市场上形成威慑力。特别要加大已成为公开秘密的假合资,真游资的查处力度。对境外资金投资商业地产的政策,要做出调整,严加限制,有效抑制热钱的流入。可考虑尽快对短期资本流动征收托宾税注。

三是必须坚持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在我国经济增长势头趋缓的新环境下,过度依赖金融性政策,必然会给经济稳定带来巨大隐患。2010年三季度以来CPI上涨明显,12CPI4.6%2011年全年为4%甚至更高。为此,针对近期我国股市已出现流动性推动的上涨趋势,市场仍较谨慎的状况,在这个时点上,如果择机果断实施非对称加息,尽可能实行正利率,一方面可有效防止市场出现自我加强的趋势,进而有助于抑制投机资金进一步的流入,另一方面有利于管理通胀预期。

四是在既定的安排下,主动增加汇率的弹性。从长期看,美国不会允许美元指数的大幅下跌,因为这将威胁到美元地位这一核心战略利益。目前美国更愿意推动不计入美元指数(计入该指数的主要是六个发达国家)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各种货币大幅升值,特别是人民币。为此,我国要在坚持谨防美国借助国际力量要求人民币大幅升值、开放国内金融市场的同时,考虑到我国传统行业在汇率大幅升值情况下的经营压力,应将汇率升值速度与结构改革、资本管制措施结合起来。根据此结合的可能状况,主动地、适度地加大人民币升值幅度,这也有利于抑制输入型通胀压力。日本广场协议后的失误,主要在于过于担忧升值的负面影响,采取了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同一时期,马克汇率升值却提高了德国的竞争力。

五是择机适量储备能源、资源、大宗商品和黄金。在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崛起的竞争过程中,美国危机后的结构调整,必然是艰巨的、长期的,而美元霸权地位决定了其必然会沿用美元政策救美国经济的手段。故在今后一个较长时期内,世界流动性过多现象是必然的。为此,我国应逢低吸纳、择机购买非金融资产类商品。这一方面,可增强我国调控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能力;另一方面,适当制约美国将因美元指数大跌与美元/人民币双边汇率脱钩的做法。

六是尽管人民币国际化是个漫长过程,但是当前存在加快推动人民币区域化的工作空间。美联储之所以能滥发货币,是由于世界上缺乏与其能竞争的其他货币。当前国际社会对美元替代品兴趣高涨。因此,我国应顺势加大人民币对外投资、对外贷款,用于购买境内商品的循环步伐,加大控制人民币走出去回流的政策推行力度。同时,加大用亚洲美元支持亚洲实体经济发展的工作步伐,以共同抵御美元滥发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