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duction | Faculty Research | Talent Cultivation | Social Service | Publications
 
 
 

研究生招生

  研 究 动 态
  国 经 论 坛
  近 期 活 动

战略过渡期内需选择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

发表日期:2014-9-26



   夏斌

2011-02-28

汇率问题既是当前经济生活中一个重大的现实问题,又是中国金融战略制定中首先必须回答的一个重大战略问题。

汇率是什么?教科书上有标准的、从两国货币比价角度的解释。本文想进一步揭示,本质上,汇率制度只不过是反映不同国家金融体系的一种交换,是不同货币价值的一种比较。一国选择什么样的汇率制度,是从属于一国货币稳定机制的选择,是一国货币稳定机制的组成部分,由此才涉及到资本流动管理等政策的选择。因此,一旦确立了某种汇率制度,自然会对货币政策、资本流动管理产生不同的效应。

人们基于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危机频发的情况,往往把固定汇率与金融危机联系在一起研究。但其实从历史、实证、理论的角度都一再证明,不管是在浮动汇率制还是固定汇率制下,都曾发生过危机。危机不是固定汇率制的专利,只是同一种信用膨胀的原因在不同汇率制度环境下导致危机的不同表现而已。同时,大量的实证分析也表明,世上并没有出现过危机显著集中于单一汇率制度下的现象。

因此,固定和浮动汇率制度到底谁主沉浮?历史上,西方学者分别以金德尔伯格和弗里德曼为代表的两派争论,始终难有定论。恰恰在世界现实金融体系中,大量存在的是中间汇率制度,是固定汇率和浮动汇率的组合。对此,全球现存的各种汇率理论中,没有任何理论能否认,一个国家不能实现波动幅度适中的目标区汇率制度;也没有任何理论能说服,任何一种汇率制度适合所有国家的所有时期。

在明确了汇率选择理论后,另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是,一定汇率制度的选择是否合理,有否风险,不仅仅取决于被选汇率制度本身是否合适,还取决于选择前的汇率制度向被选汇率制度的转换过程本身。因为国际上已发生的大量货币危机证明,危机发生的原因不是汇率制度本身,往往由于汇率制度转换过程中的其他政策的不协调。

那么,中国未来的5年、10年中,到底选择什么汇率制度?从根本上,应选择适合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经济体可保持经济稳定发展的货币政策框架。作为结论而言,如果简单选择钉住某个货币的严格固定汇率制度,或者选择完全浮动的汇率(两极论中的任何一个),都不符合中国利益。因为钉住他国货币的固定汇率,不符合大国崛起的战略需求。

从长期看,与我国经济规模相当且经济结构雷同的国家几乎没有,人民币不适合完全加入国际上现有的某一货币区。且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经济波动独立性增强,外在的波动影响逐渐减小,以他国货币政策作为我国货币政策的名义锚,不利于我国经济的稳定。而我国的宏观调控能力及市场的发育程度也不支持采取完全浮动的汇率制度。

同时,海外许多文献研究表明,鉴于亚洲国家在贸易关联度、经济周期上的相似性,在中长期内,亚洲具有设立独立货币区的潜在利益,而且人民币能在其中发挥关键性作用。但在当前阶段,人民币直接充当亚洲关键货币的条件尚不具备。

因此,在战略过渡期内,选择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是中国利益所在,其好处在于:

第一,尽管美元政策并非完美的政策,但其在国际上的信任度仍是世上任何一种货币难以比拟的(尽管在危机复苏中仍存在短期的贬值风险)。人民币与美元保持相对的稳定(注意:是指相对),搭便车、借助美元区的信任,既可以进口美元的管理能力,又可以借船出海,让国际社会有机会认识人民币,使用人民币,并在这过程中逐步脱离美元,成为世界能接受的独立货币。

第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有助于及时释放人民币的升值压力。这一既体现有管理、又体现浮动的汇率制度,是基于中国经济未来仍具有较高潜在增长率下实际汇率升值的需要。

第三,选择这一汇率制度可给国内的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提供适当的条件和时间。特别对中国这样一个既是大国经济体,又是处于复杂的转轨期的经济体来说,汇率制度选择的谨慎性和渐进性更显重要。

第四,即使是选择这一制度,在未来的美国后危机时代,对中国汇率制度改革所需的配套政策,仍需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和及时的制度安排。

当然,本专栏指出的选择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其具体含义是雷同于但又不完全雷同于现行的政策内容。本文强调的汇率制度内容包括:

(一)要确立一定时期的中心汇率,但可以不公开。同时,不排除可适时、主动进行若干一次性的调整。

(二)一篮子货币的内容,先期应以美元为主,视情况发展,调整篮子内容权重。随着时间推移,当调整到一定程度后,也就无所谓中心汇率了,而是逐步逼近实际有效汇率。

(三)在实行中心汇率制度过程中,必须择机、逐步放大汇率的浮动区间。通过逐步、不断地放大浮动区间的过程,慢慢弱化中心汇率一次性调整的频率。

(四)上述操作过程与细节,同时必须要与人民币区域化过程相配合。只有在此配合中,才能加快放松资本项下管制,进一步增强汇率弹性空间。

(五)在整个逼近有弹性的浮动汇率过程中,作为弱势人民币的崛起,应始终保持微弱的升值压力,起码是币值的基本稳定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