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duction | Faculty Research | Talent Cultivation | Social Service | Publications
 
 
 

研究生招生

  研 究 动 态
  国 经 论 坛
  近 期 活 动

中国金融开放应坚持“以我为主”战略

发表日期:2013-11-22


 


夏   斌

2007-05-10

     当前世界经济的关键词是:全球经济失衡、流动性过剩。中国经济关键词是:经济长期看好、巨额顺差和外汇储备。在这些关键词和亚洲金融危机十周年的背景之下,中国应该特别关注几个问题:

  一、当前美国经济陷入了困境。现在美国加快加息不行,加快减息也不行。加快加息,美国经济可能马上衰退,承受不了。加快减息,就像美联储反复说的,担心物价上涨。这一切都是格林斯潘惹的祸。格林斯潘18年的执政,对美国经济来说,高增长、低膨胀成绩不错,但是,他埋下了当前全球流动性过剩的种子。他的政策遗产的问题到今天已经发展、暴露到了极点。所以在目前,巨额的对冲基金为代表的世界游资中有相当部分对美国不感兴趣,资金不愿意流回美国,而是对新兴国家感兴趣。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解决困境的出路是什么?一是慢功夫:美国和中国一样,加快结构调整,尽可能提高储备率,降低投资率。但这个过程是逐步的、艰难的。二是快功夫:我们不得不防止可能采取的金融战,这不一定是美国政府主导,是资本的力量,是世界游资力量的推动。在全世界寻找臭鸡蛋的裂缝,通过臭鸡蛋的裂缝来首先沽空某一国家的资产、货币,然后撤资回流,这个时候美国游资多了,就可能加息,稳定经济的发展,否则的话它不敢加息。

  二、世界许多国家都提高了警惕,怀疑和抵制华盛顿共识,坚持金融逐步开放的政策。世界很多国家都已经提高了警惕,在怀疑和抵制华盛顿共识。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就是要金融弱国加快开放,加快金融自由化。我认为,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亚洲国家大量积存外汇储备,一定意义上是教训买来的。另外一些国家正出现逐步的去美元化,如石油产出国已经有了动静,开始用欧元结算,而不用美元结算,这说明大家已经有防范风险的意识。但是毕竟美元是主体货币,谁都明白,让美元一下子贬值,持美元的国家损失大,这是难以接受的,肯定是个逐步的过程。据媒体最近的报道,泰国、越南,包括印度对于本国货币资本项下开放问题也都开始有不同的争议,都不愿意简单地按照华盛顿共识去认识问题、制定政策。

  三、中国应该继续坚持以我为主的金融开放战略。温家宝总理在《求是》杂志文章中谈到几个重点工作时,讲了六项任务,其中第五项讲了金融开放。标题是积极稳妥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提高开放质量和水平。在这个题目之下,提出了以我为主的开放方针,具体是以我为主、循序渐进、安全可控、竞争合作、互利共赢二十个字。在金融开放的任务中,首先一条任务是制定金融开放的总体规划。

  我认为迄今为止中国政府金融开放的政策是清醒和谨慎的。我们在解决汇率问题和宏观调控的难点问题上,不是仅仅以人民币小幅升值为唯一的政策,而采取的是综合对策,是包括加快结构调整,扩大内需特别是以消费需求为主的一系列政策。

  在中国外汇投资公司问题上,目前引起了全球的关注,这说明我们的决策是正确的,我们应该加快行动,抓住中国十年人口红利的大发展机遇。同时我们要继续坚持以我为主的金融开放战略,适度逐步地开放,也是筹码,要用好这一筹码。

  四、要继续坚持稳定发展股市、房市的政策。一些国家的教训已经证明,当一国长期处于升值通道的压力之下,防止资产价值的大起大落至关重要。特别在当今,可能不表现为商品物价的大涨,因为全球增长中大量的商品在一些新兴国家生产,劳动成本低,供给增加快。但是恰恰要防止股市、房地产的价格飞涨。对待当前股市,我认为,投资者要清醒,有关部门要各司其职。

  一是中央银行一定要看好货币供应;二是有关部门要坚决管住境外违法违规外资的流入;三是政府尽快完善股市的相关监管制度,不直接干预股市。只要做好这三条,股市的问题让股市自身去调整,我们没有必要在泡沫问题上争论太多。看好货币,看好热钱,完善制度,不直接干预,让市场自身去调整。与此同时,趁机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让中国人尽情享受中国经济高速成长的成果。中国的经济基本面很好,中国的股市没有理由不涨。

  五、当前中央银行的货币总量调控力度偏弱。我认为要加快对这几年金融改革深化以后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深入研究。由于金融深化程度不同,在不同的时期,同一个经济增长水平(比方说GDP都是9%,),但是对货币总量的适度需求是不一样的。八十年代9%GDP和今天9%GDP对货币总量的适度要求绝对不一样,如果以过去的经验来调控今天,肯定会失控。另外,在货币调控方面,还应该加快中国外汇投资公司的运营,加快研究,加快筹备,加快帮助中央银行减轻在特殊历史时期调控能力下降的压力。我个人一直主张成立这样的公司,可以通过发债从市场上回收流动性,向央行买外汇,到境外运作。

  六、金融监管部门要充分认识金融业对内开放的紧迫性。我们之所以坚持金融开放的渐进性,就是因为我们内部的金融体系不健全。因此,我们要加快对内开放。企业债问题、多层次资本市场问题、私人股权市场问题等,在这方面社会舆论、媒体报道和呼吁很多,但是政府有关部门的动作仍然较慢。

  监管部门应该充分认识到留给中国金融业的时间不多了,外面强烈要求扩大开放,我们在引进新产品、机构、人才方面都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所以监管部门比商业机构更要认识到紧迫性。金融监管部门要主动去培育,而不是去被动适应金融机构的各项创新要求。要主动去培育壮大金融机构,而不是金融机构出事了,被动地去适应、去救。对于产品也同样如此,要主动引导金融机构,开发新的金融产品,开发新的金融功能,而不是等待金融机构来报批。在处理有问题金融机构上,应该尽快认识到我们的任务不仅仅是去救,而是主动去培育。另外,对于城市商业银行,有问题,应该救。我呼吁赶紧像注资几家大银行一样,地方确实救不了的,注资一次买断控股,重组或合并,寻求上市。